面对国际大型汽车制造商的无动于衷,致力于碳减排的全球快递巨头TNT在中国意外找到了知音

[绿色特辑]盟友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仇勇  |  阅读:

彼得·巴克(Peter Bakker)在武汉找到了安慰。这位全球快递巨头TNTCEO在过去2年里,一直希望国际大型汽车制造商重视环保型汽车的研发和生产,但应者寥寥。“他们都非常墨守成规。”巴克对《环球企业家》说。现在,他在中国找到了盟友。 从今年56日开始,由东风汽车制造的两辆达到二氧化碳零排放的电动快递轻型卡车已率先加入武汉市内的TNT运输网络。

这真是一项艰难的成就。TNT所在的运输行业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占全球的18%,为了让自身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TNT在去年8月推出了一项名为“Planet Me(心系我星)”的碳减排计划(详情请于Gemag.com.cn参见200710月下《绿色信使》一文),成为全球第一家以绿色环保来再造商业哲学的公司。而其中重要一项工程就是,让纯电动或混合动力的卡车逐渐替代TNT原有的燃油卡车。至今,TNT已在英国、荷兰、澳大利亚和中国投放了100多辆这一新型运载工具。所有这些努力现在看起来都是值得的──去年,TNT减少了2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

重要的是,要找到一致行动者。在中国,TNT在去年下半年和其卡车的主要供应商东风汽车开始探讨生产电动轻卡的可能性,而后者正是中国惟一一家被863计划立项支持的电动车研发厂商。 但由于中国目前尚未有明确的电动车发展产业政策,在武汉投入试运行的这两辆电动轻卡事实上并没有“牌照”,在当地政府“特批”下才得以上路。而要达到批量生产,还需要解决成本问题:一辆造价达30万元的电动卡车比普通卡车贵了近4倍。“很少有客户觉悟高到这种程度─为了少往大气中排放有害气体而愿意多花几万块钱。”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朱福寿告诉《环球企业家》。

不过也有好消息。彼得·巴克─这位已不再乘坐私人飞机旅行的身体力行者回忆起他在去年1月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宣讲全球气候变暖和碳减排的话题时,大部分人还把他看作是“外星人”;但在今年的同一场合,“气氛完全不同了,同行们都认识到这是一个重要的挑战”。

如何评估实施碳减排计划后对TNT在财务表现上的影响?

“心系我星”项目实施还未满一年,现在要精确评估它在财政收入上的表现还为时过早。不过,公司的碳减排行动对业务的发展肯定是有利的。举一个明显的例子,我们通过增加视频会议的使用,将乘飞机出差的次数降低20%。这样做,TNT每年可相应减少2000-3000吨的碳排放,并且节省了320万欧元的差旅费。

你是怎样让客户、供应商和员工来理解碳减排的重要性并使之采取一致行动?

我们切实加强了与投资人和员工在内的各利益相关方的沟通。在推出任何“绿色”产品之前,听取客户的想法从而了解他们对我们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期待至关重要。就我们的供应商和运输部门来说,越来越多的公司已经意识到如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处理不好,那么他们的供应链和商业活动就会受到影响。我们已经通过“心系我星”网站从员工那里收集到了数百条建议,并已经开始将其中的一部分付诸实施。如果TNT只是纸上谈兵的话,没有人会相信我们。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们从自身做起,从运营开始。

21世纪商业环境正在发生的各种变化对公司领导者提出了哪些新的挑战?

我们看到有三大趋势正改变着我们的商业环境。第一,人口问题。随着人口持续上升、中产阶级的崛起以及雄心勃勃的本土公司愿意为更可靠的运输服务买单,中国、东南亚或巴西等市场均为TNT提供了绝佳的成长机会。与此同时,随着欧洲人口逐步老龄化,我们预计医疗服务递送和家庭递送服务的需求将会增加。

第二,就公司管理来说,我们希望能够继续提高透明度和内部控制,尤其是在管理层薪酬和社会责任方面。

第三,正如之前提到的,公司必须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有关二氧化碳减排的规定将会越来越多,从而令运输公司必须对此有所预见并且制定各类举措。

你最近阅读的商业书籍中最喜欢的一本是?

我最近读了Thom Hartmann(汤姆·哈特曼)写的The Last Hours of Ancient Sunlight(《古老阳光的末日》)。它说的是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是如何走向末路,以及在一切不可挽回之前,我们可以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