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的世界就是这样,总有一家科技公司在背后推动某个传统产业以新的方式融入到新世界。

科大讯飞能在中国引爆声优产业吗?

来源:环球企业家  |  作者:昊琪  |  阅读:

在林志玲之后,郭德纲终于成为了高德地图的男性代言人。高德也为郭老师的声音找到了精准的定位:公交导航。似乎听相声、评书的草根们和公交、步行这些词有着天然的联系,归属感极强。

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声音这件本来稀松平常的事情,又一次被摆上了桌面。高德的做法让人们重新意识到一点,具有独特属性的声音,能够找到自己的市场,赚钱。最近比较火的还有姜文、姜武为iPhone6的代言广告。

专业一点的说,这些不露脸、靠声音吃饭的人在岛国有专门的名称声优。要知道,声优在动漫产业发达的岛国是一个巨大的产业分支,根据2008年的一项统计,日本动画声优收入最高的人是林原惠,其年收入达到7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30万元。与上述收入数字同样重要的数据是:日本有130多家专业声优学校,每年培养2000多名职业配音演员。

显然,中国都不具备声优批量化生产的特点,我们还停留在“配音”阶段。

就此问题昊琪还专门咨询了研究岛国文化产业多年的《21世纪商业评论》资深记者罗东老师,罗东的观点是:声音在中国的明星代言路径和日本完全不同。中国是人先出名,再用声音代言;日本是你必须先经过声音培训,当让声优,才有可能出名。“《宝莲灯》就用了很多名人配音,这是我最早的记忆。罗东说。

“配音”这件事在中国一直停留在给电影、电视剧服务的层面上,在生活服务场景,极少听见名人的声音。所以当高德让林志玲念出向左转、向右转的时候,名利双收,不仅猛赚下载量,林志玲也成了高德的重要标志。(当然,现在还有了郭德纲老师)

移动互联网的世界就是这样,总有一家科技公司在背后推动某个传统产业以新的方式融入到新世界。

林志玲、郭德纲为高德语音导航背后的技术就来自科大讯飞。简单来说,在导航应用中,对如向左转弯前方摄像头等固定的语句可以采用原声,而对于地名、距离、速度等文字就不可能让林志玲和郭德纲逐一录制了。

于是,这就需要大量语音合成技术,科大讯飞就是语音合成技术、语音识别系统的技术提供商。

这家来自合肥的公司被称做中国siri”,它一直隐密在声音背后,主要做TO B业务,一向低调,因为“该找来的生意自然会来

实际上,讯飞在把声音做成生意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很久。从2006年到2014年,讯飞已经是国际语音合成大赛九连冠(参加大赛的公司不乏微软、IBM这样的巨头公司),也是唯一一家语音合成自然度大于4分的公司(满分5分,自然语音为4.7分,科大讯飞得分4.2分)。在日前结束的2014年国际口语机器翻译评测比赛(简称iwslt)中,首次参赛的科大讯飞即在中英和英中两个机器翻译方向中以显著优势获得第一

讯飞已经有了一整套自然语言的交互方案,从身份确认,唤醒,声纹,和交互形态,一整套的解决方案已经形成一个闭环而且准确率在90%以上,已经超越了正常人对这件事的识别。目前,讯飞已占有50%以上的中文语音技术市场,成为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语音公司。

现在,讯飞的新计划是,与中国移动新成立的咪咕集团深度合作,打造一个声音商品化平台。他们想让更多人能在多种场景听到明星的声音,即明星虚拟服务。甚至他们想让每个用户都有自己的定制明星声音。可以想象的场景是,你在查询信息,甚至没事想找人闲聊的时候,都能听到喜欢的明星在和你对话。比如,如果你喜欢,可以让张靓颖把你叫醒,让鹿晗和你说晚安,还可以和明星聊聊天。据说还有明星专属vip服务特权。这点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比较有想象空间。

这种做法的路径是:讯飞首先需要从经纪公司、明星工作室找到音源;第二步解决版权问题,并通过明星声音库、用户声音库管理、数据分析(这点是最体现讯飞价值的地方)加工明星声音;最后再以咪咕客户端、明星传情、听书、声控游戏这些不同的产品形式体现。

科大讯飞最新的研究方向也很性感:他们推出了一个名为讯飞超脑的研究计划。

该计划的目标是让机器理解人。这大概会是一种具备“读心术的超级应用。如果再把这种技术和明星语音结合起来,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效果。

根据最新财报显示,科大讯飞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6.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4.5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亿元。技术公司之所以低调,就是因为反正只有我能做这件事,你不找我来找谁?

就像那句话,打败广播电台的不是电视,而是打车软件。同样,能让明星声音挖掘更多价值的也不是传统音视频公司,而是不被太多人知道的技术厂商。讯飞的明星声音商品化平台,可能就是那一根引爆的火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