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投资团队成员身上,还有两个共同的标签:华人、清华。TEEC天使基金起源于清华校友群体、得益于清华校友群体、也服务着清华校友群体

TEEC天使基金硅谷探险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作者:赵娜   |  阅读:

连续五年,每周日下午两点,只要没有出差,美国硅谷的华人天使投资团队、TEEC天使基金的成员们便会聚集在一起,分析新近收集到的好项目和已投项目的进展。

11位TEEC天使基金投资团队成员中,有的曾是科技企业创始人,有的是正任职于Answers、Arena Solutions、Google、Yahoo等科技企业高管,也有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院教授。

TEEC天使基金创始人张于庆回忆,这些成员几乎是Y Combinator路演时,投资机构席上最早出现的华人面孔。而如今,YC观众席上的华人面孔常常超过三成。

这个投资团队成员身上,还有两个共同的标签:华人、清华。TEEC天使基金起源于清华校友群体、得益于清华校友群体、也服务着清华校友群体。

在中国资金涌入硅谷之风日盛的当下, TEEC天使基金——这一扎根硅谷的华人天使投资机构怎样募资?如何寻找到项目并获得创始人的信任?在基金激励机制方面,又有怎样的尝试?

起源TEEC

TEEC天使基金由TEEC会员运营、以硅谷为运营中心,管理规模并不大。

2005年4月,数十位来自海内外高科技领域的清华校友企业家在北京成立“清华企业家协会(TEEC)”,其前身为2001年由多名从事高科技创业的清华校友在硅谷发起创立该组织的TEG(Tsinghua Entrepreneur Group)。

TEEC会员创办和管理的已上市公司市值总和已达数千亿人民币;同时,TEEC会员发起或参与管理的私募股权基金也已有千亿人民币规模。

在新近完成的TEEC天使基金第三期基金中,TEEC会员出资额超过50%、GP团队出资额达到7%,其他LP即有中国地区的创业投资基金,也有中国主流互联网企业创始人。清华控股则是TEEC天使投资基金的基石投资方。

“我们希望每一个LP都是行业专家,都是value added(“有附加价值”)的LP。如,TEEC会员不但是我们出资人的重要群体,还为我们推荐项目、和我们一起做DD(“尽职调查”)。”张于庆介绍说。

通过TEEC天使基金投资硅谷创业项目的同时,TEEC天使基金还积极参与了清华背景创业孵化器在硅谷的运营。

2012年,由清华科技园、瑞安集团、北极光创投和硅谷银行联合创立的中美跨境发展孵化器“创源(InnoSpring)”在硅谷宣布成立。张于庆成为InnoSpring的创始CEO,通过TEEC天使基金的投资团队协助InnoSpring种子基金早期投资工作的落地执行。

直至InnoSpring成立两周年,张于庆在为InnoSpring选定了新的管理者后,回到TEEC天使基金专注投资工作。

扎根硅谷

TEEC天使基金的投资项目中,50%公司的运营总部位于硅谷,所有被投企业中30%-40%的团队中有华人创始人。

运用中国资源加速被投企业的成长,是TEEC天使基金在硅谷立足的良好凭借之一。

硅谷的风险投资行业可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在早期崛起的投资机构中,KPCB、红杉等一线基金凭借对市场和技术的深刻把握一直活跃在主流基金领域。

经过数十年的经营,上述投资机构的人际关系网络已经颇为扎实。新晋机构获得认可并非易事——只有投资出发展更快更好的公司,才能有望跻身于主流机构的行列。

2009年5月,俄罗斯投资机构DST宣布向Facebook投资2亿美元,获得后者1.96%股权。

尽管关于这笔交易一个流传颇广的版本是扎克伯格认可DST创始人尤里·米尔纳对社交网络科技的深刻理解,但人们无法忽视的另一个现实是,DST在当次投资中放弃了其他基金公司坚持的“基本”条件:董事会席位和股东投票权。

从创立开始,TEEC天使基金就开始耐心经营在硅谷的人际网络。

TEEC天使基金的11位合伙人中,有3位是创业背景,另外8位在硅谷当地的高科技公司任高管职位。如,管理合伙人王金林是Answers.com的CTO兼COO,Richard Liu是谷歌技术总监,邵旭辉是雅虎工程副总裁。

硅谷的创业者更愿意选择自己信任、尊重的天使来投资自己的项目。TEEC天使基金团队成员的创业过程中的很多前员工前同事,无疑是很好的项目来源。

据了解,TEEC天使基金的案源有四类:团队成员的前员工和前同事参与的创业项目;被投企业核心成员推荐的创业项目;TEEC会员和清华校友推荐的创业项目;合作孵化器机构推荐的创业项目。

创新激励机制

相对于硅谷快速迭代的高新技术和商业模式,即使拥有11位投资人,TEEC天使基金仍无法全面覆盖很多有投资价值的领域。如此,TEEC天使基金则发动更多LP参与到TEEC天使基金的管理中。

“很多LP不但为基金出资,还要来基金里面干活儿。这对我们的奖励机制提出了挑战。”张于庆介绍。

在第一期和第二期基金的投资过程中,TEEC天使基金在利益分配机制上进行新的探索,如向对基金管理给予重要帮助的合作伙伴提供激励。这一机制在第三期基金完成募集的同时落于纸面。

11月,TEEC天使基金宣布第三期3000万美元的天使基金完成募集,同时宣布推出Shared Return Program计划。

“Shared Return Program是我们从第三期基金开始尝试的一个机制,邀请我们信任的投资人、公司创始人推荐项目,推荐人享受我们作为合伙人的Carry分配。”张于庆介绍说。

TEEC天使基金除引入推荐人激励机制外,其合伙人内部的基金分配方式也调整为按照贡献分配;TEEC天使基金同时设“增值合伙人(Deal Partner)”职位,与基金投资团队共同享受单个投资项目的Carry分配。

如今,TEEC天使基金已经投资了超过130家公司,其中超过1亿美元估值的企业超过7家。

“我们投资了很多早期项目,和这些快速发展的项目有深厚的关系和信任,但是在没有子弹(可用于投资的资金)的情况下,只能把好项目给别人(进行后续投资)。”王金林感慨。

基金规模和投资阶段,让TEEC天使基金无法更多参与到被投项目的大体量后续轮次融资中,TEEC天使基金的管理团队也开始思考更多资金募集的必要性。张于庆透露,正在考虑继续投资迅速发展已投资项目的新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