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底,是资本最活跃的时期,几乎所有的资本都在抢那些热门的项目

LB投资中国区合伙人:资本寒冬对投资人是好事

来源:腾讯科技  |  作者:孙宏超  |  阅读:

2015年,是韩国人Tony Park在中国互联网的第九个年头。从韩国到中国,从投资银行到游戏行业,再从游戏行业重新回到投资领域,Tony的职业生涯围绕互联网有着清晰的轨迹,也亲证了中国互联网领域近十年来最热门的两个关键词。

将时间拨回到2009年,昔日的游戏巨头九城失去魔兽代理权,它成为这个韩国男人的职业转折点。

2002年,Tony Park在韩国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韩光软件担任海外事业部总裁;2007年1月Tony Park被第九城市董事长朱骏邀请加入九城,担任公司副总裁,负责商务拓展及网游运营工作;而在失去魔兽后,Tony Park续任第九城市公司副总裁,负责管理公司的网络游戏事业部及北美投资事业部。

2013年,Tony Park离开九城并转战阿里巴巴游戏事业部,担任副总裁负责阿里游戏海外运营业务:今年年初,韩国LB投资(LB Investment,下文简称LB)公司对外宣布Tony Park加盟LB,成为这家10亿美金规模的中国区合伙人。

从游戏到跨境电商,从职业经理人到投资人,Tony Park做了怎样的改变?在资本寒冬到来的今天,他如何看待国内的游戏行业以及跨境电商行业?在未来,行业还会有怎样的变化?近日,Tony Park向腾讯科技讲述了这一切。

以下为部分对话整理:

谈九城:失去魔兽可惜却无奈

九城公司失去魔兽是网游历史上关于IP授权最可惜的一件事,作为当时公司的管理层,我觉得非常可惜。但是我一定要说,这里面有很多不方便说的原因,但这些很多是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公司尽了最大的努力,只能说丢掉魔兽可惜也很无奈。

在 失去魔兽以后,公司要怎么管理,怎么处理危机。我也曾经考虑过要离开,当时有两家中国很大的游戏公司,过来邀请我。从个人的角度来说,离开并加入他们是很 好的机会。但是当时我已经做了决定,因为我的风格就是这样,公司好的时候可以离开,公司不好的时候,如果不是老板要让我走,我可能还是要继续留在公司,负 股东责任,负员工责任。

可是当决定留下来之后,你就要开始处理很多很痛苦的事情,因为魔兽占了公司大部分的营收,这个时候我向公司建议用现金来收购一些有收入的其他公司,要知道当时魔兽没有之后九城的收入绝大多数都没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些有收入的公司。

这个时候的九城是一家发行商如果能够拥有一些有IP、有开发能力的公司,是一个理想的方向。

当时我去韩国和日本考察了几个公司,但当我有一天从韩国回来,公司召开了临时的高层会议,朱总决定做手游、页游和单机游戏,我来负责做单机游戏的部分。这意味着九城已经放弃了初期的收购方向。

当时单机游戏整个行业并不好,而且团队的心态很差,因为最好的游戏已经失去了,产品的调整,心态的调整,对于我来说,也有一个很大的落差。

随后就是很辛苦的一段时间,我所负责的部门有一点点的成长,也开始有了一点点的盈利。但遗憾的是,其他的两个部门都要开发新的游戏,就算赚了一点钱,也不足以养活他们,整个公司亏的还是很凶。

直到2013年,在丢掉魔兽后的第四年,我觉得我已经尽到了一位职业经理人对公司的责任和义务,于是离开了九城来到了阿里巴巴。

谈投资:经历资本过山车 喜欢老练的猎人

去年年底,是资本最活跃的时期,几乎所有的资本都在抢那些热门的项目。我们看过很多项目,几乎都已经被投掉了。

很多人都会感觉今年的资本市场像过山车,上半年有新三板的火热,国内的股市也一直在疯长。那时候很多创业者没有理性,投资者也没有理性。一些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都试图从美国退市,回到国内寻求更高的估值。

那时候我有很大的危机感,因为LB是美金基金,但很多企业在融资的时候更倾向于要人民币,所以那时候我就一直思考,我要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

但 进入下半年,股市经历了一个巨大的滑坡,大家都说,还是美金吧,还是美金稳定。所以会有很多的变化存在,但是长期来说,中国政府的大方向还是支持国内的资 本市场。对于外币机构来说,一定要有相应的考虑,我也还在摸索中。这一段一共看了300多个项目,最后很谨慎地投资了跨境电商波罗蜜和社交软件探探。

现在行业很多人会说资本寒冬来了,投资趋于谨慎,但是正是这个时间段我认为对于投资人来说却是最好的时候。因为我们在韩国已经有过很多类似的经验,经济危机是周期性的,很多不好的时候都过来了。我们判断中国长期是一个利好的环境,现在的资本寒冬应该是短期的。

LB 有自己的投资策略,不仅包括电商、互联网金融还有一些其他的领域。此前我一直从事游戏行业,但为什么现在不投游戏行业,首先是现在基本上创业的人都差不多 成功了,找到一个新鲜的创业团队比较难;另一个是因为要投游戏的话,最好是一起投10个以上的游戏公司来规避风险,现在LB基金并没有考虑在游戏领域如此 大额的投资。

我们现在作为一个新的基金,未来可能会投游戏,现在没有投游戏仅是一个投资策略。

在 创业者方面,我们喜欢“老成一点的猎人”,这句话的意思不仅仅是说年纪大,而是他在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东西的同时,也会看大局。就像一个老成的猎人,既懂怎 么打猎,又了解在这个环境下生存着什么样的猎物。更通俗一点来说,我们主要关注三点,第一是环境和大局的变化要比较清楚;第二个是自己曾经做过这个行业, 有足够的经验;最后一点则是速度一定要快。如果具备以上三点,那一定就是我们比较喜欢的创业者。

谈大环境:中国投资仍很活跃

很多人会拿中日韩三国的资本模式进行比较。

首先来说日本。日本相对来说比较保守,社会也比较稳定,很多人并不太敢冒险,但在很多领域,日本也有优秀的公司出现。比如很多人都说日本的电商做的不好,但实际上日本的乐天也是非常好的电商公司。

另外当技术出现波动的时候,日本就会有代表性的公司出现,这样的公司出现以后,竞争就会相对降低。

但中国和日韩不同,这是因为国家大,人口多,基金的规模很大,大家都很活跃,现在是创业密集的时候,基金之间的竞争就会很激烈。

另外,在中国,政府是非常支持互联网创业的,李克强总理也非常支持互联网+的概念。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有一些基金类对互联网公司进行支持,很多VC和PE也会来支持。

而在韩国,政府也是非常支持创业项目,目前韩国的创业类型主要集中在互联网和医疗保健。

但是韩国和中国的投资环境不一样的是,中国主要是以企业的钱来做投资,政府在互联网行业里主要扮演指导角色;但是在韩国政府的基金直接介入投资很多,另外就是一些大型企业、大银行也在投资领域非常活跃。

谈跨境电商:管理能力制约中国公司出海

最近几年,跨境电商成为电商行业最受人关注的焦点。

在我看来,目前跨境电商很多数据或者说对未来的预测并不准确,这是因为个人带货特别多。但是从行业内看,跨境电商的规模依然还是很大。

未来中国的消费水准将进一步上升,这也会带动跨境电商的上涨,这是非常明确的方向。

在中国的电商领域,消费者最关注的是价格,但是在跨境电商里,消费者们更关注的是品牌的真实度以及在当地是不是名品。所以很多人觉得自己去国外,在当地买,或者朋友去国外带东西,会比较有安全感。

我了解到现在有一些人,在韩国当地开设公司,既有真货也有假货,用人肉的模式带来中国,这是介于黑白之间的东西。中国政府和韩国政府并不喜欢这样的行为,所以他们要进行改进,这种改进对跨境电商是很好的事情。

LB之所以投波罗蜜,是因为虽然现在所有的跨境电商都标榜自己是正品,但是消费者很难完全相信,波罗蜜能够通过现场视频的方法来提升消费者的信任程度,消费者还可以直接和现场进行互动。

除了项目本身以外,波罗蜜创始人兼CEO张振栋也符合我刚刚所说的“老成的猎人”这一评判标准,在波罗蜜之前,我们还曾经看过几十个和跨境电商相关的项目,最后还是选择了波罗蜜。

目前中国的跨境电商最大的缺陷是很多公司的国际化管理能力比较差,跨进电商需要接触日韩欧美等多个国家,但很多创业者并没有国际化的公司管理经验。这是中国企业去海外发展的通病,但是在跨境电商上面表现得比较明显。

时差问题、语言问题、文化问题甚至习惯的工作体系问题,在这些跨境电商中都会存在。一般来说,中国的公司,很多时候往往会派比较能够相信的中国人,然后派他们过去那边。但我觉得国际化的第一步,就是一定要相信当地人。

LB Investment:

LB Investment(乐博投资)最初由韩国LG家族成员创立于1996年,早期是LG电子的战略投资部门,2000年成为LG旗下一家风险投资公司LG Venture(LG风险投资),2008年从LG独立出来更名为LB Investment。乐博投资迄今已管理过20多只基金,投资过320多家企业,目前管理着70多家被投资企业。乐博投资于2007年设立了上海办公 室,已投资过多家中国企业,包括展讯、龙旗、PPS网络电视、触动传媒、创毅视讯、乐嘟嘟幼教、马可波罗、六间房等等。目前只有美元,主要关注TMT、消 费、高附加值制造业等行业,单笔投资范围是200万到2000万美元。目前乐博投资中国基金最大的LP是韩国国家养老基金NPS(National Pension Service);NPS是全球第四大基金,管理着约350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