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资本向人脉强的创业者输送巨资,这些创业者进行投资和寻找点子

隐秘庞大的“星探”网络

来源:华尔街日报  |  作者:英俊/译  |  阅读:

初创投资人Jason Calacanis 5年前在一家公司下了一个$25000的赌注,这个公司叫Uber Cab(优步计程车),当时几乎无人问津。这家公司现更名为优步科技,当时的那份投资现在已经暴涨到$1.1亿。Calacanis从未公开透露那笔资金的来源是硅谷最大的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

自2009年起,红杉资本便向众多人脉好的创业者、学术界和其他人士输送巨额资金,人们称他们为探子。

探子用红杉资金对红杉感兴趣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Calacanis曾向一名红杉合伙人引荐Thumbtack创始人,该合伙人购买了这家地方服务网站的股份,据VCExperts预测,这家网站的价值已经翻了50倍。

Thumbtack的创始人们如今也向红杉引荐新的创业项目。“红杉一直对我们很好,所以我们愿意给他们介绍其他高质量的创业者,”Thumbtack的CEO Marco Zappacosta说。他已经用红杉资金向几家初创企业进行了投资。

风险投资公司永无休止地寻找下一个爆火的公司。怎样在这个永远不会结束的寻猎中取得有利位置?这种金钱和人脉构建的隐秘生态系统是一个强有力的例证。如今一些估值被抬到天上的初创公司遭遇险境,使得这种寻猎变得更加微妙。

红杉的探子中大多数人是曾经得到过红杉投资的创业者。这意味着他们很清楚红杉寻找的是什么并且会把红杉推荐给其他的创业者。

建立紧密的关系,并使其为风险投资公司制造新的交易,这变得更加重要,因为成立初创企业的成本降低。随之而来的是公司启动越来越快,使得风险投资公司在初创企业出现时更难找出最佳时机。而且随着腰缠万贯的新投资者们进军科技界,竞争正在加剧。

数十年来,红杉资本一直是风险投资界的中流砥柱。位于加州门洛帕克市SandHil路这个旧金山风险投资业的主干道,红杉资本是今天许多科技巨无霸的早期押宝人,如苹果、谷歌和思科。

它也是唯一一个支持信息公司WhatsApp的风投,并在去年将其以$220亿卖给Facebook,其所占份额估值为$35,而当时仅以$6000万入股。红杉现在持有33家风险资本支持的私有公司的股份,估值超过$10亿的公司,是任何其他风险投资公司所不及的。

\

打开投资之门

依红杉的履历,他们到哪都被开门迎接,而且通过细心招募的探子他们让更多的门为他们敞开。

在这个探子网络里包括Dropbox的CEOD rewHouston、Airbnb的三个联合创始人、Facebook的Mike Vernal、斯坦福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教授们,还有红杉执行合伙人Douglas Leone的女儿。

红杉探子

华尔街日报从公司注册档案、其他文件和采访中编辑出以下探子名录。名录包涵探子姓名、隶属关系、探子成立的公司是否有红杉投资或其工作地点、或者探子使用的有限责任公司名称。

红杉还邀请StripeInc.联合创始人爱尔兰兄弟Johnand Patrick Collison成为其探子,但是遭到他们的拒绝。StripeInc.是一家成立5年的网上支付公司,其前期投资来自另一个探子,科技初创孵化器YCombinator的主席SamAltman。红杉是Sam上一家公司Loopt的投资人。根据红杉介绍,Sam帮助红杉完成对Stripe的投资。在今年7月,Stripe完成新一轮融资,公司估值为$50亿。根据华尔街日报调查的文件和对探子对采访,红杉探子已经对数十家初创企业注资。华尔街日报无法得出准确数据,因为这些投资是分散行为,而且红杉官方拒绝透露该计划的整体规模。

“在这个行业里,每个人都希望打造专属交易来源(渠道),”探子计划的头目、红杉合伙人Roelof Botha,说道。“这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挑战之一:你怎样在创业者的心里占据独树一帜的地位?”

Botha说:“希望,探子投资意味着我们拥有这样一个无与伦比的机会,在某种程度上去考察这个公司并且评估这个公司是不是适合我们。”

如果这项探子投资成功,那么绝大部份收入将被该探子和红杉的有限合伙人分享。其他探子和红杉合伙人能够得到一小部分收入分享。

Botha说,自从2009年探子计划成立以来,大部分收入是账面的,而非实际利润。

红杉会命令探子对投资的初创企业告知这笔资金的来源。但是,红杉通过名字奇怪的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投资,以此试图隐瞒对手。这些奇怪的名字包括DragonsteedLLC,VermillistockLLC和RocketboosterLLC.

保持低调很重要,因为红杉不希望使用探子资金的初创企业未来融资前景受到影响。如果所有人都知道,在后续的融资周期中,红杉决定不再注入更大的资金,那么人们会产生负面观点。

“我喜欢’隐秘’这个词,”Botha说。“我认为我们的计划始终进行得小心翼翼。”

科技博客Pando Daily在2012年介绍过红杉的该计划。探子的名字和其他信息几乎没有被披露。

华尔街日报从加州的公司注册文件、其他材料和采访中一共找到78个探子——73个男的和5个女的。除此之外,44家有限责任公司的探子大名出现文件中。其中,只有2个人的注册地址是红杉总部。

红杉确认了少数探子的名字。但很多探子承认自己有参与或者拒绝评论。

文件中的有些人说自己已经不再是活跃的探子或者还没有投资过。Botha说红杉正在招募新的探子。

像其他的风险投资公司一样,红杉也在大学校园活动。除了为数不多的教授做探子之外,斯坦福、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其他精英学府的学生形成不拿钱的独立分队为红杉寻找有潜力的点子和创业者。